曹禺《雷雨》劇本第三幕完整版閱讀

中學語文教學資源網教學文摘備課資料 2021-04-12 手機版


 第三幕

--杏花巷十號,在魯貴家里。--

下面是魯家屋外的情景。

車站的鐘打了十下,杏花巷的老少還沿著那白天蒸發著臭氣,只有半夜才從租界區域吹來一 陣好涼風的水塘邊上乘涼。雖然方才落了一陣暴雨,天氣還是郁熱難堪,太空黑漆漆地布滿 了了惡相的黑云,人們都像曬在太陽下的小草,雖然半夜里沾了點露水,心里還是熱燥燥的 ,期望著再來一次的雷雨。倒是躲在池塘蘆草下的青蛙叫得起勁,一直不停。閑人談話的聲 音有一陣沒一陣地。無星的天空時而打著沒雷的閃電,藍森森地一晃,閃露出來池塘邊的垂 柳在水面顫動著。閃光過去,還是黑黝黝的一片。

漸漸乘涼的人散了,四周圍靜下來,雷又隱隱地響著,青蛙像是嚇得不敢多叫,風又吹起來 ,柳葉沙沙地。在深巷里,野狗寂寞地狂吠著。

以后閃電更亮得藍森森地可怕,雷也更兇惡似地隆隆地滾著,四周卻更沉悶地靜下來,偶爾 聽見幾聲青蛙叫和更大的木梆聲,野狗的吠聲更稀少,狂雨就快要來了。

最后暴風暴雨,一直到閉幕。

不過觀眾看見的還是四鳳的屋子,(即魯貴兩間房的內屋)前面的敘述除了聲音只能由屋子 中間一層木窗戶顯出來。

在四鳳的屋子里面呢:

魯家現在才吃完晚飯,每個人的心緒都是煩惡的。各人有各人的心思,在一個屋角,魯大海 一個人在擦什么東西。魯媽同四鳳一句話也不說,大家靜默著。魯媽低著頭在屋子中間的圓 桌旁收拾筷子碗,魯貴坐在左邊一張靠椅上,喝得醉醺醺地,眼睛發了紅絲,像個猴子,半 身倚著靠背,望著魯媽打著噎。他的赤腳忽然放在椅子上,忽然又平拖在地上,兩條腿像人 字似地排開,他穿一件白汗衫,半臂已經汗透了,貼在身上,他不住地搖著芭蕉扇。

四鳳在中間窗戶前面站著:背朝著觀眾,面向窗外不安地望著,窗外池塘邊有乘涼的人們說 著閑話,有青蛙的叫聲。她時而不安地像聽見了什么似的,時而又轉過頭看了看魯貴,又煩 厭地迅速轉過去。在她旁邊靠左墻是一張搭好的木板床,上面鋪著涼席,一床很干凈的夾被 ,一個涼草枕和一把蒲扇,很整齊地放在上面。

屋子很小,像一切窮人的屋子,屋頂低檔地壓在頭上。床頭上掛著一張煙草公司的廣告畫, 在左邊的墻上貼著過年時粘上的舊畫,已經破爛許多地方。靠著魯貴坐的唯一的一張椅子立 了一張小方桌,上面有鏡子,梳子,女人用的幾件平常的化妝品,那大概是四鳳的梳妝臺了 。在左墻有一條板凳,在中間圓桌旁邊孤零零地立著一個圓凳子,在右邊四鳳的床下正排著 兩三雙很時髦的鞋,鞋的下頭,有一只箱子,上面鋪著一塊白布,放著一個瓷壺同兩三個粗 的碗。小圓桌上放著一盞洋油燈,上面罩一個鮮紅美麗的紙燈罩;還有幾件零碎的小東西; 在暗淡的燈影里,零碎的小東西雖然看不清楚,卻依然領人覺得這大概是一個女人的住房。 

這屋子有兩個門,在左邊--就是有木床的一邊--開著一個小門,外面掛著一幅強烈的有 花的紅幔,里面存著煤,一兩件舊家俱,四鳳為著自己換衣服用的。右邊有一個破舊的木門 ,通著魯家的外間,外面是魯貴住的地方,是今晚魯貴夫婦睡的處所。那外間屋的門就通著 池塘邊泥濘的小道。這里間與外間相連的木門,旁邊側立一副鋪板。

開幕時正是魯貴興致淋漓地剛剛倒完了半咒罵式的家庭訓話。屋內都是沉默而緊張的。沉悶 中聽得出池塘邊唱著淫蕩的春曲,參雜著乘涼人們的談話。各人在想各人的心思,低著頭不 做聲。魯貴滿身是汗,因為喝酒喝得太多,說話也過于賣了力氣,嘴里流著涎水,臉紅的嚇 人,他好像很得意自己在家里的位置同威風,拿著那把破芭蕉扇,揮著,舞著,指著。為汗 水浸透了似的肥腦袋探向前面,眼睛迷騰騰地,在各個人的身上掃來掃去。

大海依舊擦他的手槍,兩個女人都不做聲,等著魯貴繼續嘶喊,這時青蛙同賣唱的叫聲傳了過來。四鳳立在窗戶前,偶而深深地嘆著氣。

貴  (咳嗽起來)他媽的!(一口痰吐在地上,興奮地問著)你們聽,你們哪一個對得起我?(向四鳳同大海)你們不要不愿意聽,你們哪一個人不是我辛辛苦苦養到大?可是現在你們哪一件是做的對得起我?(先向左,對大海)你說?(忽向右,對四鳳)你說?(對著站在中間圓桌旁的魯媽,勝利地)你也說說,這都是你的好孩子啊!(拍,又一口痰)。

[靜默。聽外面胡琴,同唱聲。

大  (向四鳳)這是誰?快十點半還在唱?

四  (隨意地)一個瞎子同他老婆,每天在這兒賣唱的。(揮著扇,微微嘆一口氣)

貴 我是一輩子犯小人,不走運。剛在周家混了兩年,孩子都安置好了,就叫你(指魯媽)連累下去了。你回家一次就出一次事。剛才是怎么回事?我叫完電燈匠回公館,鳳兒的事沒有了,連我的老根子也拔了。媽的,你不來,(指魯媽)我能倒這樣的霉?(又一口痰)

大  (放下手槍)你要罵我就罵我,別指東說西,欺負媽好說話。

貴  我罵你?你是少爺!我罵你?你連人家有錢的人都當面罵了,我敢罵你?

大  (不耐煩)你喝了不到兩盅酒,就叨叨叨,叨叨叨,這半點鐘你夠不夠?

貴 夠?哼,我一肚子的冤屈,一肚子的火,我沒個夠!當初你爸爸也不是沒叫人伺候過,吃喝玩樂,我哪一樣沒講究過!自從娶了你的媽,我是家敗人亡,一天不如一天,一天不如一天,……

四  那不是你自己賭錢輸光的!

大  你別理他,讓他說。

貴  (只顧嘴頭說得暢快,如同自己是唯一的犧牲者一樣)我告訴你,我是家敗人亡,一天不如一天。我受人家的氣,受你們的氣。現在好,連想受人家的氣也不成了,我跟你們一塊兒餓著肚子等死。你們想想,你們是哪一件事對得起我?(忽而覺得自己的腿沒處放,面向魯媽)

侍萍,把那凳子拿過來,我放放大腿。

大  (看著魯媽,叫她不要管)媽!(然而魯媽還是拿了那唯一的圓凳子過來,放在魯貴的腳下。他把腿放好)

貴 (望著大海)可是這怪誰?你把人家罵了,人家一氣,當然就把我們辭了。誰叫我是你的爸爸呢?大海,你心里想想,我這么大年紀,要跟著你餓死;我要是餓死,你是哪一點對得起我?我問問你,我要是這樣死了?

大  (忍不住,立起,大聲)你死就死了,你算老幾?

貴  (嚇醒了一點)媽的,這孩子! |

魯  大海! |(同時驚恐地喊出)

四  哥哥 |

貴  (看見大海那副魁梧的身體,同手里拿著的槍,心里有點怕,笑著)你看看,這孩子這點小脾氣!--(又接著說)咳,說回來,這也不能就怪大海,周家的人從上到下就沒有一個好東西。我伺候他們兩年,他們那點出息我哪一樣不知道?反正有錢人家頂方便,做了壞事,外面比做了好事裝得還體面;文明詞越用得多,心里頭越男盜女娼。王八蛋!別看今天我走的時候,老爺太太裝模作樣地跟我盡打官話,好東西,明兒見!他們家里這點出息當我不知道?

四  (怕他胡鬧)爸!你可,你可千萬別去周家!

貴  (不覺驕傲起來)哼,明天,我把周家太太大少爺這點老底子給他一個宣布,就連老頭這老王八蛋也得給我跪下磕頭。忘恩負義的東西!(得意地咳嗽起來)。他媽的!(拍地又一口痰吐在地上,向四鳳)茶呢?

四  爸,你真是喝醉了么?剛才不跟你放在桌上么?

貴  (端起杯子,對四鳳)這是白水,小姐!(潑在地上)。

四  (冷冷地)本來是白水,沒有茶。

貴  (因為她打斷他的興頭,向四鳳)混帳。我吃完飯總要喝杯好茶,你還不知道么?

大  (故意地)哦,爸爸吃完飯還要喝茶的。(向四鳳)四鳳,你怎么不把那一兩四塊八的龍井沏上,盡叫爸爸生氣!

四  龍井,家里連茶葉末也沒有。

大  (向貴)聽見了沒有?你就將就喝杯開水吧,別這樣窮講究啦。(拿一杯白開水,放在他身旁桌上,走開。)

貴  這是我的家。你要看著不順眼,你可以滾開。

大  (上前)你,你--

魯  (阻大海)別,別,好孩子。看在媽的份上,別同他鬧。

貴  你自己覺得挺不錯,你到家不到兩天,就鬧這么大的亂子,我沒有說你,你還要打我么?你給我滾!

大  (忍著)媽,他這樣子我實在看不下去。媽,我走了。

魯  胡說。就要下雨,你上哪兒去?

大  我有點事。辦不好,也許到車廠拉車去。

魯  大海,你--

貴  走,走,讓他走。這孩子就是這點窮骨頭。叫他滾,滾,滾!

大  你小心點。你少惹我的火!

貴  (賴皮)你媽在這兒。你敢把你的爹怎么樣?你這雜種!

大  什么,你罵誰?

貴  我罵你。你這--

魯  (向貴)你別不要臉,你少說話!

貴  我不要臉?我沒有在家養私孩子,還帶著個(指大海)嫁人。

魯  (心痛極)哦,天!

大  (抽出手槍)我--我打死你這老東西!(對魯貴)

[魯貴叫,站起。急到里間,僵立不動。

貴  (喊)槍,槍,槍。

四  (跑到大海的面前,抱著他的手)哥哥。

魯  大海你放下。

大  (對魯貴)你跟媽說,說自己錯了,以后永遠不再亂說話,亂罵人。

貴  哦--

大  (進一步)說呀!

貴  (被脅)你,你--你先放下。

大  (氣憤地)不,你先說。

貴  好。(向魯媽)我說錯了,我以后永遠不亂說,不罵人了。

大  (指那唯一的圓椅)還坐在那兒!

貴  (頹唐地坐在椅上,低著頭咕嚕著)這小雜種!

大  哼,你不直得我賣這么大的力氣。

魯  放下。大海,你把手槍放下。

大  (放下手槍,笑。)媽,媽您別怕,我是嚇唬嚇唬他。

魯  給我。你這手槍是哪兒弄來的?

大  從礦上帶來的,警察打我們的時候掉下的,我拾起來了。

魯  你現在帶在身上干什么?

大  不干什么。

魯  不,你要說。

大  (獰笑)沒有什么,周家逼著我,沒有路走,這就是一條路。

魯  胡說,交給我。

大  (不肯)媽!

魯  剛才吃飯的時候我跟你說過。周家的事算完了,我們姓魯的永遠不提他們了。

大  (低聲,緩慢地)可是我們在礦上流的血呢?周家大少爺剛才打在我臉上的巴掌呢就完了么?

魯  嗯,完了。這一本帳算不清楚,報復是完不了的。什么都是天定,媽愿你多受點苦。

大  那是媽自己,我--

了 (高聲)大海,你是我最愛的孩子,你聽著,我從來不用這樣的口氣對你說過話。你要是傷了周家的人,不管是那里的老爺或者少爺,你只要傷害了他們,我是一輩子也不認你的。

大  可是媽--(懇求)

魯  (肯定地)你知道媽的脾氣,你若要做了媽最怕你做的事情,媽就死在你的面前。

大  (長嘆一口氣)哦,媽,您--(仰頭望,又低下頭來)那我會恨--恨他們一輩子 。

魯  (嘆一口氣)天,那就不能怪我了。(向大海)把手槍給我。(大海不肯)交給我!

(走近大海,把手槍拿了過來。)

大  (痛苦)媽,您--

四 哥哥,你給媽!

大  那么您拿去吧。不過您擱的地方得告訴我。

魯  好,我放在這個箱子里。(把手槍放在床頭的木箱里)可是(對大海)明天一早我就報告警察,把槍交給他。

貴  對極了,這才是正經。

大  你少說話!

魯  大海。不要這樣同父親說話。

大  (看魯貴,又轉頭)好,媽,我走了。我看車廠子里有認識的人沒有。

魯  好,你去。你可得準回來。一家人不許這樣嘔氣。

大  嗯。就回來。

[大海由左邊與外間通的房門下,聽見他關外房大門的聲音。魯貴立起來看著大海走出去,懷著怨氣又回來站在圓桌旁。

貴  (自言自語)這個小王八蛋!(問魯媽)剛才我叫你買茶葉,你為什么不買?

魯  沒有閑錢。

貴  可是,四鳳,我的錢呢?--剛才你們從公館領來的工錢呢?

四  您說周公館多給的兩個月工錢?

貴  對了,一共連新加舊六十塊錢。

四  (知道早晚也要告訴他)嗯,是的,還給人啦。

貴  什么,你還給人啦?

四  剛才趙三又來堵門要你賭帳,媽就把那個錢都還給他了。

貴  (問魯媽)六十塊錢?都還了帳啦!

魯  嗯,把你這次的賭帳算是還清了。

貴  (急了)媽的,我的家就是叫你們這樣敗了的,現在是還帳的時候么?

魯  (沉靜地)都還清了好。這兒的家我預備不要了。

貴  這兒的家你不要么?

魯  我想,大后天就回濟南去。

貴  你回濟南,我跟四鳳在這兒,這個家也得要啊。

魯  這次我帶著四鳳一塊兒走,不叫她一個人在這兒了。

貴  (對四鳳笑)四鳳,你聽你媽帶著你走。

魯  上次我走的時候,我不知道我的事情怎么樣。外面人地生疏,在這兒四鳳有鄰居張大嬸照應她,我自然不帶她走。現在我那邊的事已經定了。四鳳在這兒又沒有事,我為什么不帶她走?

四  (驚)您,您真要帶我走?

魯  (沉痛地)嗯,媽以后說什么也不離開你了。

貴  不成,這我們得好好商量商量。

魯  這有什么可商量的?你要愿意去,大后天一塊兒走也可以。不過那兒是找不著你這一幫賭錢的朋友的。

貴  我自然不到那兒去。可是你要帶四鳳到那兒干什么?

魯  女孩子當然隨著媽走,從前那是沒有法子。

貴  (滔滔地)四鳳跟我有吃有穿,見的是場面人。你帶著她,活受罪,干什么?

魯  (對他沒有辦法)跟你也說不明白。你問問她愿意跟我還是愿意跟你?

貴  自然是愿意跟我。

魯  你問她!

貴  (自信一定勝利)四鳳,你過來,你聽清楚了。你愿意怎么樣?隨你。跟你媽,還是跟我?(四鳳轉過身來,滿臉的眼淚)咦,這孩子,你哭什么?

魯  哦,鳳兒,我的可憐的孩子。

貴  說呀,這不是大姑娘上轎,說呀!

魯  (安慰地)哦,鳳兒,告訴我,剛才你答應得好好地,愿意跟著媽走,現在又怎么哪?告訴我,好孩子。老實地告訴媽,媽還是喜歡你。

貴  你說你讓她走,她心里不高興。我知道,她舍不得這個地方。(笑)

四  (向魯貴)去!(向魯媽)別問我,媽,我心里難過。媽,我的媽,我是跟你走的。媽呀!(抽咽,撲在魯媽的懷里)。

魯  哦,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今天受了委屈了。

貴  你看看,這孩子一身小姐氣,她要個你不是受罪么?

魯  (向魯貴)你少說話,(對四鳳)媽命不好,媽對不起你,別難過!以后跟媽在一塊兒。沒有人會欺負你,哦,我的心肝孩子。

[大海由左邊上。

大  媽,張家大嬸回來了。我剛才在路上碰見的。

魯  你,你提到我們賣家俱的事么?

大  嗯,提了。她說,她能想法子。

魯  車廠上找著認識的人么?

大  有,我還要出去:找一個保人。

魯  那么我們一同出去吧。四鳳,你等著我,我就回來!

大  (對魯貴)再見,你酒醒了點么?(向四鳳)今天晚上我恐怕不回家睡覺。

[大海,魯媽同下。

貴  (目送他們出去)哼,這東西!(見四鳳立在窗前,便向她)你媽走了,四鳳。你說吧,你預備怎么樣呢?

四  (不理他,嘆一口氣,聽外面的青蛙聲同雷聲。)

貴  (蔑視)你看,你這點心思還不淺。

四  (掩飾)什么心思?天氣熱,悶得難受。

貴  你不要騙我,你吃完飯眼神直瞪瞪的,你在想什么?

四  我不想什么。

貴  (故意傷感地)鳳兒,你是我的明白孩子。我就有你這一個親女兒,你跟你媽一走,那就剩我一個人在這兒哪。

四  你別說了,我心里亂得很。(外面打閃)你聽,遠遠又打雷。

貴  孩子,別打岔,你真預備跟你媽回濟南么?

四  嗯。(吐一口氣)。

貴  (無聊地唱)"花開花謝年年有,人過了青春不再來!"哎。(忽然地)四鳳,人活著就是兩三年好日子,好機會一錯過就完了。

四  您,您去吧。我困了。

貴  (徐徐誘進)周家的事你不要怕。有了我,明天我們還是得回去。你真走得開,(暗指地)你放得下這樣好的地方么?你放得下周家--

四  (怕他)您不要亂說了。您睡去吧!外邊乘涼的人都散了。您為什么不睡去?

貴  你不要胡思亂想。(說真心話)這世界沒有一個人靠得住,只有錢是真的。唉,偏偏你同你母親不知道錢的好處。

四  聽,我像是聽見有人來敲門。

[外面敲門聲。

貴  快十一點,這會有誰?

四  爸爸,您讓我去看。

貴  別,讓我出去。

[魯貴開左門一半。

貴  誰?

外面的聲音 這兒姓魯么?

貴  是啊,干什么?

外面的聲音 找人。

貴  你是誰?

外面的聲音 我姓周。

貴  (喜形于色)你看,來的不是?周家的人來了。

四  (驚駭著,忙說)不,爸爸,您說我們都出去了。

貴  咦,(乖巧地看她一眼)這叫什么話?www.du555.com

[魯貴下。

四  (把屋子略微收拾一下,不用的東西放在左邊帳后的小屋里,立在右邊角上,等候著客進來。

[這時,聽見周沖同魯貴說話的聲音,一時魯貴同周沖上。

沖  (見著四鳳高興地)四鳳!

四  (奇怪地望著)二少爺!

貴  (諂笑)您別見笑我,我們這兒窮地方。

沖  (笑)這地方真不好找。外邊有一片水,很好的。

貴  二少爺。您先坐下。四鳳(指圓桌)你把那張好椅子拿過來。

沖  (見四鳳不說話)四鳳,怎么,你不舒服么?

四  沒有。--(規規矩矩地)二少爺,你到這里來干什么?要是太太知道了,你--

沖  這是太太叫我來的。

貴  (明白了一半)太太要您來的?

沖  嗯,我自己也想來看看你們。(問四鳳)你哥哥同母親呢?

貴  他們出去了。

四  你怎么知道這個地方?

沖  (天真地)母親告訴我的。沒想到這地方還有一大片水,一下雨真滑,黑天要是不小心容易摔下去。

貴  二少爺,您沒摔著么?

沖  (稀罕地)沒有。我坐家里的車,很有趣的。(四面望望這屋子的擺設,很高興地笑著,看四鳳)哦,你原來在這兒!

四  我看你趕快回家吧。

貴  什么?

沖  (忽然)對了,我忘了我為什么來的了。媽跟我說,你們離開我家,她很不放心;她怕你們找不著事情,叫我送給你一百塊錢。(拿出錢)

四  什么?

貴  (以為周家的人怕得罪他,得意地笑著,對四鳳)你看人家多厚道,到底是人家有錢的人。

四  不,二少爺,你替我謝謝太太,我們好好過日子。拿回去吧。

貴  (向四鳳)你看你,哪有你這么說話的?太太叫二少爺親自送來,這點意思我們好意思不領下么?(收下鈔票)你回頭跟太太回一聲,我們都挺好的。請太太放心,謝謝太太。

四  (固執地)爸爸,這不成。

貴  你小孩子知道什么?

四  您要收下,媽跟哥哥一定不答應。

貴  (不理她,向沖)謝謝您老遠跑一趟。我先跟您買點鮮貨吃,您同四鳳在屋子里坐一坐,我失陪了。

四  爸,您別走!不成。

貴  別盡說話,你先跟二少爺倒一碗茶。我就回來。

[魯貴忙下。

沖  (不由衷地)讓他走了也好。

四  (厭惡地)唉,真是下作!(不隨意地)誰叫你送錢來了?

沖  你,你,你像是不愿意見我似的。為什么呢?我以后不再亂說話了。

四  (找話說)老爺吃過飯了么?

沖  剛剛吃過。老爺在發脾氣,母親沒吃完飯就跑到樓上生氣。我勸了她半天,要不我還不會這樣晚來。

四  (故意不在心地)大少爺呢?

沖  我沒有見著他,我知道他很難過,他又在自己房里喝酒,大概是醉了。

四  哦!(嘆一口氣)--你為什么不叫底下人替你來?你何必自己跑到這窮人住的地方來?

沖  (誠懇地)你現在怨了我們吧!--(羞愧地)今天的事,我真覺得對不起你們,你千萬不要以為哥哥是個壞人。他現在很后悔,你不知道他,他還很喜歡你。

四  二少爺,我現在已經是不周家的傭人了。

沖  然而我們永遠不可以算是頂好的朋友么?

四  我預備跟我媽回濟南去。

沖  不,你先不要走,早晚你同你父親還可以回去的。我們搬了新房子,我的父親也許回到礦上去,那時你就回來,那時候我該多么高興!

四  你的心真好。

沖  四鳳,你不要為這一點小事來煩憂。世界大的很,你應當讀書,你就知道世界上有過許多人跟我們一樣地忍受著痛苦,慢慢地苦干,以后又得到快樂。

四  唉,女人究竟是女人!(忽然)你聽,(蛙鳴)蛤蟆怎么不睡覺,半夜三更的還叫呢?

沖  不,你不是個平常的女人,你有力量,你能吃苦,我們都還年青,我們將來一定在這世界為著人類謀幸福。我恨這不平等的社會,我恨只講強權的人,我討厭我的父親,我們都是被壓迫的人,我們是一樣。--

四  二少爺,您渴了吧,我跟您倒一杯茶。(站起倒茶)

沖  不,不要。

四  不,讓我再伺候伺候您。

沖  你不要這樣說話,現在的世界是不該存在的。我從來沒有把你當做我的底下人,你是我的鳳姐姐,你是我引路的人,我們的真世界不在這兒。

四  哦,你真會說話。

沖  有時我就忘了現在,(夢幻地)忘了家,忘了你,忘了母親,并且忘了我自己。我想,我像是在一個冬天的早晨,非常明亮的天空,……在無邊的海上……哦,有一 條輕得想海燕似的小帆船,在海風吹得緊,海上的空氣聞得出有點腥,有點咸的時候,白色的帆張得滿滿地,像一只鷹的翅膀斜貼在海面上飛,飛,向著天邊飛。那 時天邊上只淡淡地浮著兩三片白云,我們坐在船頭,望著前面,前面就是我們的世界。

四  我們?

沖  對了,我同你,我們可以飛,飛到一個真真干凈,快樂的地方,那里沒有爭執,沒有虛偽,沒有不平等,沒有……(頭微仰,好像眼前就是那么一個所在,忽然)你說好么?

四  你想得真好。

沖  (親切地)你愿意同我一塊兒去么?就是帶著他也可以的。

四  誰?

沖  你昨天告訴我的,你說你的心已經許給了他,那個人他一定也像你,他一定是個可愛的人。

[魯大海進。

四  哥哥。

大  (冷冷地)這是怎么回事?

沖  魯先生!

四  周家二少爺來看我們來了!

大  哦--我沒想到你們現在在這兒?父親呢?

四  出去買東西去啦。

大  (向沖)奇怪得很!這么晚!周少爺會到我們這個窮地方來--看我們。

沖  我正想見你呢。你,你愿意--跟我拉拉手么?(把右手伸出去)。

大  (乖戾地)我不懂得外國規矩。

沖  (把手縮回來)那么,讓我說,我覺得我心里對你很抱歉的。

大  什么事?

沖  (臉紅)今天下午,你在我們家里--

大  (勃然)請你少提那椿事。

四  哥哥,你不要這樣,人家是好心好意來安慰我們。

大  少爺,我們用不著你的安慰,我們生成一付窮骨頭,用不著你半夜的時候到這里來安慰我們。

沖  你大概是誤會了我的意思。

大  (清楚地)我沒有誤會。我家里沒有第三個人,我妹妹在這兒,你在這兒,這是什么意思?

沖  可是誰都沒有這么想。

大  可是誰都這么想。(回頭向四鳳)出去。

四  哥哥!

大  你先出去,我有幾句話要同周少爺說。(見四鳳不走)出去!

[四鳳慢慢地由左門出去。

大  二少爺,我們談過話,我知道你在你們家里算是明白點的;不過你記著,以后你要再到這兒來,來--安慰我們,(突然兇暴地)我就打斷你的腿。

沖  打斷我的腿?

大  (肯定地神態)嗯!

沖  (笑)我想一個人無論怎樣總不會拒絕別人的同情吧。

大  同情不是你同我的事,也要看看地位才成。

沖  大海,我覺得你有時候有些偏見太重,有錢的人并不是罪人,難道說就不能同你們接近么?

大  你太年輕,多說你也不明白。痛痛快快地告訴你吧,你就不應當到這兒來,這兒不是你來的地方。

沖  為什么?--你今早還說過,你愿意做的我朋友,我想四鳳也愿意做我的朋友,那么我就不可以來幫點忙么?

大  少爺,你不要以為這樣就是仁慈。我聽說,你想叫四鳳念書,是么?四鳳是我的妹妹,我知道她!她不過是一個沒有定性平平常常的女孩子,也是想穿絲襪子,想坐汽車的。

沖  那你看錯了她。

大  我沒有看錯。你們有錢人的世界,她多看一眼,她就得多一番煩惱。你們的汽車,你們的跳舞,你們閑在的日子,這兩年已經把她的眼睛看迷了,她忘了她是從哪里 來的,她現在回到她自己的家里什么都不順眼啦。可是她是個窮人的孩子,她的將來是給一個工人當老婆,洗衣服,做飯,撿煤渣。哼,上學,念書,嫁給一個闊人 當太太,那是一個小姐的夢!這些在我們窮人連想都想不起的。

沖  你的話當然有點道理,可是--

大  所以如果礦主的少爺真替四鳳著想,那我就請少爺從今以后不要同她往來。

沖  我認為你的偏見太多,你不能說我的父親是個礦主,你就要--

大  現在我警告你(瞪起眼睛來)……

沖  警告?

大  如果什么時候我再看見你跑到我家里,再同我的妹妹在一起,我一定--(笑,忽然態度和善些下去)好,我盼望沒有這事情發生。少爺,時候不早了,我們要睡覺了。

沖  你,你那樣說話,--是我想不到的,我沒想到我的父親的話是對的。

大  (陰沉地)哼,(爆發)你的父親是個老混蛋。

沖  什么?

大  你的父親是--

[四鳳由左門跑進。

四  你別說了!(指大海)我看你,你簡直變成個怪物!

大  你,你簡直是個糊涂蟲!

四  我不跟你說話了!(向沖)你走吧,你走吧,不要同他說啦。

沖  (無奈地,看看大海)好,我走。(向四鳳)我覺得很對不起你,來到這兒,更叫你不快活。

四  不要提了,二少爺,你走吧,這不是你呆的地方。

沖  好,我走!(向大海)再見,我原諒你,(溫和地)我還是愿意做你的朋友。(伸出手來)你愿意同我拉一拉手么?www.du555.com

[大海沒有理他,把身子轉過去。

四  哼!

[周沖也不再說什么,即將走下。

[魯貴由左門上,捧著水果酒瓶、同酒菜,臉更紅,步伐有點錯亂。

貴  (見沖要走)怎么?

大  讓開點,他要走了。

貴  別,別,二少爺為什么剛來就走?

四  (憤憤)你問哥哥去!

貴  (明白了一半,忽然笑向著沖)別理他,您坐一坐。

沖  不,我是要走了。

貴  那二少爺吃點什么再走,我老遠地跟您買的鮮貨,吃點,喝兩盅再走。

沖  不,不早了,我要回家了。

大  (向四鳳,指魯貴的食物)他從哪兒弄來的錢買這些東西?

貴  (轉過頭向大海)我自己的,你爸爸賺的錢。

四  不,爸爸,這是周家的錢,你又胡花了!(回頭向大海)剛才周太太送給媽一百塊錢,媽不在,爸爸不聽我的話收下了。

貴  (狠狠地看四鳳一眼,解釋地,向大海說)人家二少爺親自送來的。我不收還象話么?

大  (走到沖面前)什么,你剛才是給我們送錢來的。

四  (向大海)你現在才明白!

貴  (向大海--臉上露出了卑下的顏色)你看,人家周家都是好人。

大  (調過臉來向貴)把錢給我!

貴  (疑懼地)干什么?

大  你給不給?(聲色俱厲)不給,你可記得住放在箱子里的是什么東西么?

貴  (恐懼地)我給,我給!(把鈔票掏出來交給大海)錢在這兒,一百塊。

大  (數一遍)什么,少十塊。

貴  (強笑著)我,我,我花了。

沖  (不愿再看他們)再見吧,我走了。

大  (拉住他)你別走,你以為我們能上你這樣的當么?

沖  這句話怎么講?

大  我有錢,我有錢,我口袋里剛剛剩下十塊錢。(拿出零票同現洋,放在一塊)剛剛十塊,你拿走吧,我們不需要你們可憐我們。

貴  這不象話!

沖  你這人真有點不懂人情。

大  對了,我不懂人情,我不懂你們這種虛偽,這種假慈悲,我不懂……

四  哥哥!

大  走吧。我要你跟我滾,跟我滾蛋。

沖  (他的整個的幻想被打散了一半,失望地立了一回,忽然拿起錢)好,我走;我走,我錯了。

大  我告訴你,以后你們周家無論哪一個再來,我就打死他,不管是誰!

沖  謝謝你。我想周家除了我不會再有人這么糊涂的,再見吧!(向右門下)

貴  大海。

大  (大聲)叫他滾!

貴  好好好,我跟您點燈,外屋黑!

沖  謝謝你。

[二人由右門下。

四  二少爺!(跑下)

大  四鳳,四鳳,你別去!(見四鳳已下)這個糊涂孩子!

[魯媽由右門上。

大  媽。您知道周家二少爺來了。

魯  嗯,我看見一輛洋車在門口,我不知道是誰來,我沒敢進來。

大  您知道剛才我把他趕了么?

魯  (沉重地點一點頭)知道,我剛才在門口聽了一會。

大  周家的太太送了您一百塊錢。

魯  哼!(憤然)不用她給錢,我會帶著女兒走的。

大  您走?帶著四鳳走?

魯  嗯,明天就走。

大  明天?

魯  我改主意了,明天。

大  好極啦!那我就不必說旁的話了。

魯  什么?

大  (暗晦地)沒有什么,我回家的時候看見四鳳跟這位二少爺談天。

魯  (不自主地)談什么?

大  (暗示地)不知道,像是很親熱似的。

魯  (驚)哦?……自語)這個糊涂孩子。

大  媽,您見著張大嬸怎么樣?

魯  賣家俱,已經商量好了。

大  好,媽,我走了。

魯  你上哪兒去?

大  (孤獨地)錢完了,我也許拉一晚上車。

魯  干什么?不,用不著,媽這兒有錢,你在家睡覺。

大  不,您留著自己用吧,我走了。

[大海由右門下。

魯  (喊)大海,大海!

[四鳳上。

四  媽,(不安地)您回來了。

魯  你忙著送周家的少爺,沒有顧到看見我。

四  (解釋地)二少爺是他母親叫他來的。

魯  我聽見你哥哥說,你們談了半天的話吧?

四  您說我跟周家二少爺?

魯  嗯,他談了些什么?

四  沒有什么!--平平常常的話。

魯  鳳兒,真的?

四  您聽見哥哥說了些什么話?哥哥是一點人情也不懂。

魯  (嚴厲地)鳳兒,(看著她,拉著她的手)你看看我,我是你的媽。是不是?

四  媽,你怎么啦?

魯  鳳,媽是不是頂疼你?

四  媽,您為什么說這些話?

魯  我問你,媽是不是天底下最可憐,沒有人疼的一個苦老婆子?

四  不,媽,您別這樣說話,我疼您。

魯  鳳兒,那我求你一件事。

四  媽,您說啦,您說什么事!

魯  你得告訴我,周家的少爺究竟跟你--怎么樣了?

四  哥哥總是瞎說八道的--他跟您說了什么?

魯  不時,他沒說什么,媽要問你!

[遠處隱雷。

四  媽,您為什么問這個?我不跟您說過嗎?一點也沒什么?一點也沒什么。媽,沒什么!

[遠處隱雷。

魯  你聽,外面打著類。媽媽是個可憐人,我的女兒在這些事上不能再騙我!

四  (頓)媽,我不騙您,我不是跟您說過,這兩年--

魯貴的聲音 (在外屋)侍萍,快來睡覺吧,不早了。

魯  別管我,你先睡你的。

貴  你來!

魯  你別管我!--(對四鳳)你說什么?

四  我不是跟你說過,這兩年,我天天晚上--回家的?

魯  孩子,你可要說實話,媽經不起再大的事啦。

四  媽,(抽咽)媽,您為什么不信您自己的女兒?(撲在魯媽懷里大哭,魯媽抱著她)

魯  (落眼淚)鳳兒,可憐的孩子,不是我不相信你,我太愛你,我生怕外人欺負了你,(沉痛地)我太不敢相信世界上的人了。傻孩子,你不懂媽的心,媽的苦多少年 是說不出來的,你媽就是在年青的時候沒有人來提醒,--可憐,媽就是一步走錯,就步步走錯了。孩子,我就生了你這么一個女兒,我的女兒不能再想她媽似的。 人的心都靠不住,我并不是說人壞,我就是恨人性在軟弱,太容易變了。孩子,你是我的,你是我唯一的寶貝,你永遠疼我,你要是再騙我,那就是殺了我了,我的 苦命的孩子!

四  不,媽,不,我以后永遠是媽的了。

魯  (忽然)鳳兒,我在這兒一天耽心一天,我們明天一定走,離開這兒。

四  (立起)什么,明天就走?

魯  (果斷地)嗯。我改主意了,我們明天就走。永遠不回這兒來了。

四  我們永遠不回到這兒來了。媽,不,為什么這么早就走?

魯  孩子,你要干什么?

四  (躊躇地)我,我--

魯  不愿意早一點兒跟媽走?

四  (嘆一口氣,苦笑)也好,我們明天走吧。

魯  (忽然疑心地)孩子,你還有什么事瞞著我。

四  (擦著眼淚)媽,沒有什么。

魯  (慈祥地)好孩子,你記住媽剛才說的話么?

四  記得住!

魯  鳳兒,我要你永遠不見周家的人!

四  好,媽!

魯  (沉重地)不,要起誓。

[畏怯地望著魯媽的臉。

四  哦,這何必呢?

魯  (依然嚴厲地)不,你要說。

四  (跪下)媽,(撲在魯媽身上)不,媽,我--我不說了。

魯  (眼淚流下來)你愿意讓媽傷心么?你忘記媽三年前為著你的病幾乎死了么?現在你--(回頭泣)

四  媽,我說,我說。

魯  (立起)你就這樣跪下說。

四  媽,我答應您,以后我永遠不見周家的人。

[雷聲轟地滾過去。

魯  孩子,天上在打雷,你要是以后忘了我的話,見了周家的人呢?

四  (畏怯地)媽,我不會的,我不會的。

魯  孩子,你要說,你要說。假若你忘了媽的話,--

[外面的雷聲。

四  (不顧一切地)那--那天上的雷劈了我。(撲在魯媽懷里)哦,我的媽呀!(哭出聲)

[雷聲轟地滾過去。

魯  (抱著女兒,大哭)可憐的孩子,媽不好,媽造的孽,媽對不起你,是媽對不起你。

(泣)

[魯貴由右門上。脫去短衫,他只有一件線坎肩,滿身肥肉,臉上冒著油,唱著春曲,眼迷迷地望著魯媽同四鳳。

貴  (向魯媽)這么晚還不睡?你說點子什么?

魯  你別管,你一個人去睡吧。我今天晚上就跟四鳳一塊兒睡了。

貴  什么?

四  不,媽,您去吧。讓我一個人在這兒。

貴  侍萍,鳳兒這孩子難過一天了,你攪她干什么?

魯  孩子,你真不要媽陪著你么?

四  媽,您讓我一個人在屋子里歇著吧!

貴  來吧,干什么?你覺這孩子好好地歇一會兒吧:她總是一個人睡的。我先走了。

魯  也好,鳳兒,你好好地睡,過一會兒我再來看你。

四  嗯,媽!

[魯媽下。

[四鳳把右邊門關上,隔壁魯貴又唱"花開花謝年年有,人 過了個青春不再來 "的春調。她到圓桌前面,把洋燈的火捻小了,這時聽見外面的哇聲同狗叫。她坐在床邊,換了一雙拖鞋,立起解開幾個扣子,走兩步,卻又回來坐在床邊,深深地 嘆一口氣倒在床上。外邊魯貴低聲在唱,母親像是低聲在勸他不要鬧。屋外敲著一聲又一聲的梆子。四鳳又由床上坐起,拿起蒲扇用力地揮著。悶極了,她把窗戶打 開,立在窗前,散開自己的頭發,深深吸一口長氣,輕輕只把窗戶關上一半。她還是煩,她想起許多許多的事。她拿手絹擦一擦

臉上的汗,走到圓桌旁,又聽見魯貴說話同唱的聲音。她苦悶地叫了一聲"天"!忽然拿起酒瓶,放在口里喝一口。她摸摸自己的胸,覺得心里在發燒。

[魯貴由左門上,赤足,拖著鞋。

貴  你怎么還不睡?

四  (望望他)嗯。

貴  (看她還拿著酒瓶)誰叫你喝酒啦?(拿起酒瓶同酒菜,笑著)快睡吧。

四  (失望地)嗯。

貴  (走到門口)不早了,你媽都睡著了。

[魯貴下。

[四鳳到右門口,把門關上,立在右門旁一會,聽見魯貴同魯媽說話的聲音。走到圓桌旁,長嘆一聲,低而重地槌著桌子,撲在桌上抽咽。"天哪"!外面有口哨 聲,遠遠地。四鳳突然立起。畏懼地屏住氣息諦聽,忽然把桌上的燈轉明,跑到窗前,開窗探頭向外望,過后她立刻關上,背倚著窗戶,懼怕,胸前起伏不定粗重地 呼吸。但是口哨的聲音更清

楚,她把一張紅紙罩了燈,放在窗前,她的臉發白,在喘。口哨愈近,遠遠一陣雷,她怕了,她又把燈拿回去。她把燈轉暗,倚在桌上諦聽著。窗外面的腳步的聲音,一兩聲咳嗽。四鳳輕輕走到窗前,臉轉向著觀眾,倚在窗上。

外面的聲音 (敲著窗戶)。

四  (顫聲)哦!

外面的聲音 (敲著窗戶,低聲)喂!開!開!

四  誰?

外面的聲音 (含糊地)你猜!

四  (顫聲)你,你來干什么?

外面的聲音 (暗晦地)你猜猜!

四  我現在不能見你。(臉色灰白,聲音打著顫)

外面的聲音 (含糊地笑聲)這是你心里的話么?

四  (急切地)我媽在家里。

外面的聲音 (帶著誘意)不用騙我!她睡著了。

四  (關心地)你小心,我哥哥恨透了你。

外面的聲音 (漠然)他不在家,我知道。

四  (轉身,背向觀眾)你走!

外面的聲音 我不!(外面向里用力推窗門,四鳳用力擋住。)

四  (焦急地)不,不,你不要進來。

外面的聲音 (低聲)四鳳,我求你,你開開。

四  不,不!已經到了半夜,我的衣服都脫了。

外面的聲音 (急迫地)什么,你衣服脫了?

四  (點頭)嗯,我已經在床上睡著了!

外面的聲音 (顫聲)那……那……我就……我(嘆一口長氣)

四  (懇求地)那你不要進來吧,好不好?

外面的聲音 (轉了口氣)好,也好,我就走,(又急切地)可是你先打開窗門叫我。

四  不,不,你趕快走!

外面的聲音 (急切地懇求)不,四鳳,你只叫我……啊……只叫我親一回吧。

四  (苦痛地)啊,大少爺,這不是你的公館,你饒了我吧。

外面的聲音 (怨恨地)那么你忘了我了,你不再想……

四  (決定地)對了。(轉過身,面向觀眾,苦痛地)我忘了你了。你走吧。

外面的聲音 (忽然地)是不是剛才我的弟弟來了?

四  嗯!(躊躇地)……他……他……他來了!

外面的聲音 (尖酸地)哦!(長長嘆一口氣)那就怪不得你,你現在這樣了。

四  (沒有辦法)你明明知道我是不喜歡他的。

外面的聲音 (狠毒地)哼,沒有心肝,只要你變了心,小心我……(冷笑)

四  誰變了心?

外面的聲音 (惡躁地)那你為什么不打開門,讓我進來?你不知道我是真愛你么?我沒有你不成么?

四  (哀訴地)哦,大少爺,你別在纏我好不好?今天一天你替我們鬧出許多事,你還不夠么?

外面的聲音 (真摯地)那我知道錯了,不過,現在我要見你,對了,我要見你。

四  (嘆一口氣)好,那明天說吧!明天我依你,什么都成!

外面的聲音 (懇切地)明天?

四  (苦笑,眼淚落了下來,擦眼淚)明天!對了,明天。

外面的聲音 (猶疑地)明天,真的?

四  嗯,真的,我沒有騙過你。

外面的聲音 好吧,就這樣吧,明天,你不要騙我。

[足步聲。

[足步聲漸遠。

四  (心里一塊石頭落下來,自語)他走了,哦,(摸自己的胸)這樣悶,這樣熱。(把窗戶打開,立窗前,風吹進來,她摸自己火熱的面孔,深深嘆一口氣)唉!

[周萍忽然立在窗口。

四  哦,媽呀!(忙關窗門,萍已推開一點,二人掙扎。)

萍  (手推著窗門)這次你趕不走我了。

四  (用力關)你……你……你走!(二人一推一拒相持中。)

[萍到底越過窗進來,他滿身泥濘,右半臉沾著鮮紅的血。

萍  你看我還是進來了。

四  (退后)你又喝醉了!

萍  你,(乞憐地)四鳳,你為什么躲我?你今天變了,我明天一早就走,你騙我,你要我明天見你。我能見你就是這一點時候,你為什么害怕你不敢見我?(右半血臉轉過來)

四  (怕)你的臉怎么啦?(指萍的血臉)

萍  (摸臉,一手的血)為著找你,我路上摔的。(挨近四鳳)

四  不,不,你走吧,我求你,你走吧。

萍  (奇怪地笑著)不,我得好好地看看你。(拉住她的手)

[雷聲大作。

四  (躲開)不,你聽,雷,雷,你跟我關上窗戶。

[萍關上窗戶。

萍  (挨近)你怕什么?

四  (顫聲)我怕你,(退后)你的樣子難看,你的臉滿是血。……我不認識你……你是 ……

萍  (怪怪地笑)你以為我是誰?傻孩子?(拉她的手)

[外面有女人嘆氣的聲音,敲窗戶。

四  (推開他)你聽,這是什么?像是有人在敲窗戶。

萍  (聽)胡說,沒有什么!

四  有,有,你聽,像有個女人在嘆氣。

萍  (聽)沒有,沒有,(忽然笑)你大概見了鬼。

[雷聲大作,一聲霹靂。

四  (低聲)哦,媽。(跑到萍懷里)我怕!(躲在角落里)

[雷聲轟轟,大雨下,舞臺漸暗,一陣風吹開窗戶,外面黑黝黝的。忽然一片藍森森的閃電,照見了繁漪慘白發死青的臉露在窗臺上面。她像個死尸,任著一條一條的雨水向散亂的頭發上淋她。痙攣地不出聲地苦笑,淚水流到眼角下,望著里面只顧擁抱的人們。閃電止了,窗外又是黑漆漆的。再閃時,見她伸出手,拉著窗扇,慢慢地由外面關上。雷更隆隆地響著,屋子里整個黑下來。黑暗里,只聽見四鳳在低聲說話。

四  (低聲)你抱緊我,我怕極了。

[舞臺黑暗一時,只露著圓桌上的洋燈,和窗外藍森森的閃電。聽見屋外大海叫門的聲音,大海進門的聲音,舞臺漸明,萍坐在圓椅上,四鳳在旁立,床上微亂。

萍  (諦聽)這是誰?

四  你別作聲!

魯媽的聲音 怎么回來了,大海?

大海的聲音 雨下得太大,車廠的房子塌了。

四  (低聲而急促地)哥哥來了,你走,你趕快走。

[萍忙至窗前,推窗。

萍  (推不動)奇怪!

四  怎么?

萍  (急迫地)窗戶外面有人關上了。

四  (怕)真的,那會是誰?

萍  (再推)不成,開不動。

四  你別作聲音,他們就在門口。

大海的聲音 鋪板呢?

魯媽的聲音 在四鳳屋里。

四  哦,萍,他們要進來。你藏起來。

[四鳳正引萍入左門,大海持燈推門進。

大  (慢,噓聲)什么?(見四鳳同萍,二人俱僵立不動,靜默,啞聲)媽,您快進來, 我見了鬼!

[魯媽急進。

魯  (暗啞)天!

四  (見魯媽進,疾由右門跑出,苦痛地)啊!

[魯媽扶著門框。幾暈倒。

大  哦,原來是你!(抬起桌上鐵刀,奔向萍,魯媽用力拉著他的衣襟。)

魯  大海,你別動,你動,媽就死在你的面前。

大  您放下我,您放下我!(急得踱腳)

魯  (見萍驚立不動,頓足)糊涂東西,你還不跑?

[萍由右門跑下。

大  (喊)抓住他,爸,抓住他,(大海被母親拖著,他想追,把她在地上拖了幾步。)

魯  (見萍已跑遠,坐在地上發呆)哦,天!

大  (跺足)媽!媽!你好糊涂!

[魯貴上。

貴  他走了?咦,可是四鳳呢?

大  不要臉的東西,她跑了。

魯  哦,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外面的河漲了水,我的孩子。你千萬別糊涂!四鳳!(跑 )

大  (拉著她)你上哪兒?

魯  這么大的雨,她跑出去,我要找她。

大  好,我也去。

魯  我等不了!(跑下,喊"四鳳!"聲音愈走愈遠。)

[魯貴忽然也帶上帽子跑出,大海一人立在圓桌前不動,他走到箱子那里,把手槍取出來,看一看,揣在懷里,快步走下。外面是暴風雨的聲音,同魯媽喊四鳳的聲音。

幕急落。 

侯曉旭


·語文課件下載
·語文視頻下載
·語文試題下載

·語文備課中心




下載本資料word文檔
(可直接打印)


點此察看與本文相關的其它文章』『相關課件』『相關教學視頻|音像素材


上一篇】【下一篇教師投稿
本站管理員:尹瑞文 微信:13958889955
国产网红主播精品视频,国产最新进精品视频,国产网红主播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