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土中國》讀書筆記兩篇

中學語文教學資源網教學文摘備課資料 2021-04-01 手機版


淺談“鄉土社會”與“后現代社會”

在閱讀《鄉土中國》的同時,正在學習有關社會學的內容。故將兩者結合起來,粗淺的談一談個人的一些感悟。中國從農耕社會發展到如今的現代社會,某些城市,特別是北京、上海、廣州等城市,已經帶了些許“后現代社會”的意味。最純粹的“鄉土社會”與發展完善后的“后現代社會”幾乎是從封建社會到現在,這個社會的最初與最末。所以,它們在社會特點、家的概念、秩序維護和個人價值觀等方面有著極大的差異。通過對比兩者,我們這些社會學的初嘗者能體會到社會發展的劇烈性。接下來我將從社會特點與家庭觀念來進行對比。

1.社會特點

《鄉土中國》中寫到“我們的民族確實是和泥土分不開的,從土里長出過光榮的歷史,自然也受到土地的束縛”。鄉土社會是典型的小農經濟,大部分的百姓從事農業耕種。他們直接取資于土地,生活、工作都圍繞一塊土地展開。他們之中,除非是通過科舉,大多數人一生都將奉獻給這一片土地。根據貝克的抽離和嵌入理論,我暫且將這樣的工作方式稱為不再“抽離”的“嵌入”。而后現代社會,卻是“流動的再嵌入”。首先,可供人們選擇的職業形形色色,人們可以自由的在這些職業見進行轉換,導致“流動“的發生。更重要的是,人們對自由的追求的高度達到了歷史以來的最大化。比起高薪,人們更注重職業的自由度,比起,傳統的,所謂的“正經”職業,人們更愿意從事自由職業。自由職業在保障人們與傳統職業相差不大的薪酬的基礎上,給予人們更多私人化的空間,工作與生活的界限比起第一現代進一步模糊,就工作與生活的關系來看,與鄉土社會的耕種的工作方式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所謂自由職業,自由當然是核心,這也是人們長期“抽離”甚至可能不再“嵌入”的原因。

由于土地的固有屬性,農民們難以發生流動。祖祖輩輩在同一個地方生活,對于周圍的不管是環境還是人,都無比的熟悉,這樣的看來,鄉土社會又是個典型的“熟人社會”,人們之間都有一種天生的聯系。但后現代社會卻是典型的“陌生人社會”。由于后現代社會“流動性”,“個人化”趨勢的發展,人們形成以自我為中心的社會關系。雖然后現代社會存在許多公共空間,但這些空間是“公共但不公民”的。鮑曼在《流動的現代性》將現代的“公共但不公民”的空間分為四種類型——排異之地、噬異之地、非地之地、不存在之地。這四種類型的公共空間都有多人參與,且都是為相似的目的而聚集,但參與的人之間卻沒有也沒有太大必要產生關系。。

從以上兩點來看,鄉土社會是典型的熟人社會,它是一個極度穩定甚至固化的社會;后現代社會是個典型的陌生人的社會,它具有流動性的特點。

2.家庭觀念

鄉土社會的家族觀念極強,大部分事情都在家族內部解決,官府一般會止步于家族門前,將更多的自由空間留給家族內部。上文提到,在鄉土社會中,人們的生產活動圍繞土地展開,子子孫孫無窮盡也。當一個家的人數不斷增多,原來的土地已經不能滿足一個大家庭的維持,讀后感.家中的人將會發生小范圍的流動。這種流動使家庭的范圍在當地擴展開來,家變成了族。由此,家的影響力逐漸擴大。如今,我們如經常聽到的“衣錦還鄉”的字眼就是鄉土社會家族觀念的投影。家族中的每個人受到祖訓的約束,并竭盡全力,為自己家族的振興而奮斗。若是家族中一個人犯錯犯罪,根據“連坐”甚至“誅九族”的制度,整個家族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當家族與個人的命運緊密相連,可謂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所以當時大部分人的人生的價值都在于為家族而奮斗,這種強烈的家族感支撐他們不斷提高自己的社會影響力,很難出現沒有精神支撐的情況。

后現代社會的極度個人化,讓家庭觀念逐漸消失。首先社會上,大部分都是一個個的小家庭,家族的概念幾乎已經消失。其次,特別是在西方社會,人們更注重自我生活的品質,父母對孩子的責任和照顧基本止步18歲。之后,孩子會搬離家庭,通過國家貸款繼續學習和生活。中國社會由于受到傳統觀念和習慣的影響,現代家的觀念雖然遠不及鄉土社會,但父母對子女的關心和約束相較于西方強了許多。但許多社會學家觀察到,現在中國的家庭觀念有向西方靠近的趨勢。一方面,許多孩子遠離父母到其他城市生活;另一方面,有些父母不在長時間幫子女做家務,帶孩子,而是更多的去追求自己的生活。如繼續學習或者周游世界等。

幾年前,許多學者批評中國家庭觀念太強,限制了個人的發展和對生活品質的追求,倡導大家學習西方模式。但近年來,隨著家庭化的消解,個人化的發展,人們開始反思,家族觀念真的無可取之處嗎?

在我看來,家族觀念增加了社會的溫情,讓大多數人不至于失去奮斗的意義。個人化增加了社會的自由度,滿足了人們個性發展的需要。但極度的個人終將讓社會失去溫情,這樣的社會就像失去潤滑油的機器,能繼續運轉下去,卻難免發出沉重的哀鳴聲。我們無法說出到底哪種模式更好,但在個人化趨勢無法阻擋的現狀下,我們至少要有意識地去維護家庭的溫情,不要讓自己變成僅為自己的“機器”。

處于向后現代社會發展的浪潮中的我們,再次回望“鄉土社會”,每個人都將有不同的思考。

《鄉土中國》讀書筆記

費孝通先生在此書開篇第一句就言明:“從基層上看去,中國社會是鄉土性的。”費孝通先生正是希望通過《鄉土中國》一書來探討回答:“作為中國基層社會的鄉土社會究竟是個什么樣的社會。”法國社會學家孔德曾經說過:“凡在上級的必然以下級為基礎,因此也可以用下級來解釋上級。” 農村是整個中國的基層,中國現存與新興的很多階層都是從農村分化出去的,因此研究鄉村問題對于我國現在以及未來的發展都十分重要。

什么是“鄉土”,這是費孝通先生在全書開篇就著重討論的問題,在費孝通先生看來“泥土”是與我們中華民族的民族性格分不開的,正是土地塑造了中國幾千年的榮光,但也是土地束縛了我們向上飛的翅膀。在鄉土社會里,“生于斯,長于斯,死于斯”是生活的常態,一塊能用腳步丈量其長短的土地,可能就黏著一個家庭幾代人的一生。固定的生活模式、熟悉的生活人群、不流動的生存空間、在各自孤立的社會圈子中形成了的“熟人社會”,是一種沒有陌生人的社會。在鄉土社會中的每一個人從長大到死亡都是在一個熟悉的圈子里,人們從熟悉得到信任和安全感,契約與法律在鄉土社會中反而成了多余之物,因為維系著鄉土間信任關系的是一種由熟悉而帶來的可靠性,但這種“約定俗成”卻往往格格不入于當下這個由陌生人所組成的社會。

在傳統的鄉土社會之中,世代定居是常態,遷徙則是變態,哪怕是被迫離家遷徙,鄉土社會的“根”還是不變的,他們就像被風吹出去的種子一樣,在落地生根以后,仍然會在新的村落中延續舊的習慣。

在鄉土社會之中,文字也是多余的,但這并不意味這鄉土社會沒有文化,更不意味著鄉下人是“愚”的。在鄉土社會的人們更加重視文字的有用性。我們對文字的定義是:記錄思想,交流思想,承載語言的圖像與符號。但是鄉土社會是一種“面對面社群”。相對狹窄的人際交流結構與封閉式的生產生活方式使得鄉土文化只需要橫向之間或者縱向幾代人之間經驗上的傳習,而文字卻是因為人們在傳情達意的過程中受到時間和空間的阻隔的限制而產生的,歸根到底,中國的文字并不是在基層中發生的。鄉土社會是一種近乎于“重復”的社會,在這種社會中單憑語言已經足夠傳遞世代的經驗。詞不一定要文,中國古代的勞動者并不是缺乏創造力的,以《詩經》為例,《詩經》的風部集合了各地民歌,其中就包括最膾炙人口的《蒹葭》、《關雎》、《桃夭》等等,這些民歌在鄉間口口相傳,但若無尹吉甫采集、孔子編訂,可能這些名篇就難以傳世。在中國基層的鄉土社會中,文字的實用性會大打折扣,因此在我們初步推行文字下鄉的過程中會遇到困難也就成為能夠預料的事情了。

在費孝通先生看來,中國人“私”的毛病也是有章可循的。費孝通先生運用社會結構分析法,提出了差序格局的概念。在差序格局中,每個人都是以“己”為中心來結成社會關系網絡的,但是這個網絡的大小并不是固定的,而是具有伸縮能力的,《增廣賢文》里曾言:“貧居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正體現了這個社會圈子會因為中心勢力的變化而變化的特點。書中以《紅樓夢》中的賈府為例子:在賈府鼎盛之時,只要沾親帶故之人都可以包容進這個圈子,但到了風雨飄搖之時,便樹倒猢猻散,縮成一團了。圈子的大小與“血緣”、“地緣”、“經濟水平”、“政治地位”、“知識文化”水平都休戚相關,在這種由一個個社會圈子所組成的社會之中,群己的界限就模糊了,公私的范圍也就有了相對性,“克己”也就成了社會生活中的重要德行。

若是追尋其中所包含的文化淵源那么與其相對應的并不只是講究“為我”與“貴己”的楊朱學派,也包括講究“推己及人”的儒家。中國的傳統思想中,充滿著一種自我主義的價值觀,儒家講究的從“身”到“家”到“國”再到“天下”這是一種循序漸進的推論,如同水波漣漪逐漸擴大,但是究其根本一切的開端都是以“己”為核心的。與主張“兼愛”的墨家不同,在儒家的道德體系中是“愛有差等”的,一切的道德體系都是以差序格局為中心。“克己復禮”與“修身為本”也就成了差序格局中的道德體系出發點,團體道德的觀念的缺乏,就導致中國人的道德觀念中往往缺少一種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概括性,其價值標準都要基于差序人倫和親疏遠近而定,道德和法律都會有一定程度的伸縮性。這就形成了我們常說的“人情社會”。也就解釋了為什么中國人強調“人脈”與“關系”的重要性。

在家庭方面,西方社會的家庭有明顯的團體界限,是一種以夫妻為主軸的團體性社群,其主要功能就是生育,而在中國的傳統社會之中,卻體現著一種很強的差序格局,中國的家是一種事業組織,其組織的大小是以事業的大小為依據的,在結構上呈現一種以父子或婆媳為主軸的單系差序格局,在這種事業型組織中,感情就成為了效率的阻隔,三綱五常、三從四德等等都是對家庭紀律的維系,這種負責與服從關系,就成為了事業社群的特點,夫妻之間的關系更像是合作伙伴,情投意合并不是男女結合的首義。在鄉土社會中,一切足以引起破壞秩序的力量都會被遏制,夫妻之間的感情淡漠,男女兩性之間的相隔也就在所難免了。

在解釋如何維持差序的熟人社會正常運轉之時,費孝通先生提出了“禮治”的概念,“禮治”既不同于“人治”也不同于“法治”,禮指的是社會公認的合式的行為規范,維持禮這種規范的是傳統,在鄉土社會中的人能夠沿著前人的腳印行走,傳統的辦法與經驗足以應對當前出現的問題,人們對于傳統往往心懷敬畏之感,哪怕是一國之君也要講究敬天法祖,效仿祖宗之法做人辦事,并常常要出席各種儀式性的活動來表現自己的“富于好禮”。

在“無訟”一章中,費孝通先生解釋了為什么法治難以下鄉。在鄉土社會中理想的禮治模式是一種“無訟”的狀態,即每個人都守規矩,不需要外在的監督。打官司是一件羞恥的事情,如果有官司要打,那就意味著有人破壞了傳統規矩,意味著當地的教化不夠,“各打五十大板”的處理方式在傳統訴訟中并不少見,在鄉土社會中,判案的教化的意義重于明辨是非,更多的是要達到一種“以儆效尤”的目的。同時 “合情合理”也比“合法”更能被接受,抽象的禮治秩序取代了法律,判斷是非的標準是“善”和“惡”而不是“合法”或“非法”。在處理難以分辨的案子時,名官海瑞曾經提出過:“凡訟之可疑者,與其屈兄,寧屈其弟,與其屈叔伯,寧屈其侄。”這也顯示了鄉土社會中所包含著的倫理觀念。但這與現代司法體系中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則相距甚遠,在傳統差序格局中,并不承認有一種可以施行于一切人的統一原則,而現行法律卻強調平等主義。因此在推行法律下鄉的過程中,就出現了一些負面效應,即破壞了原有的禮治秩序,但卻不能有效建立起當代法治秩序,既沖擊了舊有的道德觀念與“長老”權威,又讓一些心懷不軌者有了可乘之機,鉆了法律的漏子。

鄉土社會中所存在的長老權力是屬于教化權力。費孝通先生在“無為政治”與“長老統治”中共提到了四種權力:橫暴權力在社會沖突中產生,同意權力在社會合作中產生,教化權力在社會繼替中產生,時勢權力在社會變遷中產生。

橫暴權力是一種霸道的權力,往往是屬于一國君主或者戰爭中的勝利一方,但鄉土社會的小農經濟難以滋生強健的帝國,農業的剩余價值低,越是雄才大略的君主就越有可能產生暴政。例如,隋煬帝開鑿大運河,從長遠來看,這是一件利國利民的好事,但是這個政績卻給當時的隋朝人民帶來了深重的苦難,缺乏儲蓄的農業經濟承受不了巨大的工程項目,頻仍的對外戰爭也會掏空國家的家底,因此為了皇權的長久維持,一種“無為而治”的思想就限制了橫暴權力的發展。人們都更多的主張將關乎鄉土社會中人民切身利益的公事交給同意權力去做,但是同意權力產生于發達的社會分工與合作體系,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缺乏分工的需要,而最后一種的時勢權力則是出現于社會極大變遷動蕩之中的,普通的鄉土社會中既不需要也不希望有太多“亂世英雄”的出現,因此在社會繼替的過程中產生的這種既非橫暴又非同意的教化權力就成為了最適應于鄉土社會的一種權力。被教化者沒有選擇的余地,他被迫進入這個規定好了的世界。這種權力是文化性的權力,是一種教化的過程。在這種權力在從親子之間擴大到成人之間需要一種穩定的文化環境,穩定的文化是傳統的保證。而鄉土社會正巧是一個變動緩慢的社會,在這種缺乏變動的社會之中,長幼之間就發生了社會的差序,德高望重的長老在很大程度上就能代表著權威,這種長幼之序也點出中國親屬制社會的基本原則。

同時,在這種不流動的親屬社會中,血緣關系就在這個重視身份的社會中顯得尤為重要。血緣作為一種不能選擇的穩定力量,能夠保證鄉土社會在一代又一代的承繼中延續發展。在鄉土社會中地緣關系也是依附于血緣關系而存在,即使出現了區位上的分裂,也阻隔不了人們骨子里的血脈相連,我們的祖籍就像是一種血緣的空間投影,即使少小就離家遠行也不能認他鄉作故鄉。在他鄉里扎根總是困難的,要滿足兩個條件:一是要有土地,二是要與當地村民通婚,不然就只能算作寄居這里的一個“外客”,哪怕幾代都居住于此,但卻也只能算作“客居”。

親密的血緣關系往往限制著很多社會活動,在這個限制了競爭與沖突的社會中,商業很難發展。親密社群中相互欠人情是一種表示親昵的手段,人們之間的交易更多的是通過“饋贈”的方式來完成。在鄉土社會中的人們寧愿走到十幾里之外的集市進行交易,也不愿意與鄰居進行交易買賣,商業是在血緣之外發展的。在發達的社會中,在更大的城鎮,與陌生人相處也成了生活的重要課題,單靠人情維持的社會就被打破了,契約精神也就產生了,理性也就壓過感性成為了現代社會的特性。

自新中國建立之后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綿延幾千年的傳統農業社會在短短不到百年間遭遇風云激變,但是基于農民與農業生產生活的需要而形成的各種“習俗”和“人際關系”卻仍根植于中國現代社會之中,所以要研究中國人的“國民性”就必須要從根基出發,從中國的鄉土社會出發,這本書給了我很大啟示。

馬克思曾經說過:“它(西方資本主義)正在按照它自己的面貌來為自己構建一個新世界。”現如今的中國正在積極融入這個時代,但是任何文化都有其自身的穩定性,在社會飛速發展的現代,風俗習慣等精神文化層面的演變往往要慢于物質文化層面的改變,我們應該要正視社會變遷過程中存在著的文化滯后問題,但這種文化滯后并不等于“中國人的劣根性”。

“麻木、冷漠、自私”似乎成為了舊時代中國人身上撕不下來的刻板標簽,但是費孝通先生在《鄉土中國》里探討的問題如:中國人為什么如此重視禮法、為什么講究落葉歸根、為什么講究長幼有序、為什么故土難離、為什么“私”、為什么鄉村文字工作落后、為什么法治落后、為什么在鄉土社會里“皇權”卻成了掛名的權力…卻挖掘了形成所謂“中國性格”的深層原因。 侯曉旭

  

·語文課件下載
·語文視頻下載
·語文試題下載

·語文備課中心




下載本資料word文檔
(可直接打印)


點此察看與本文相關的其它文章』『相關課件』『相關教學視頻|音像素材


上一篇】【下一篇教師投稿
本站管理員:尹瑞文 微信:13958889955
国产网红主播精品视频,国产最新进精品视频,国产网红主播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