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土中國》目錄及各章內容簡介

中學語文教學資源網教學文摘備課資料 2021-03-31 手機版


 《鄉土中國》是著名社會學家費孝通先生的代表作。

《鄉土中國》是他依據實踐的經驗所總結出的總體框架。該書代表了他研究方法的轉向,從微觀的視角中跳出來,進而從宏觀的角度審視整個社會,分析社會的整體架構,提出自己的普遍模式理論。因此,《鄉土中國》的閱讀,我感覺一開始是有點晦澀難懂的,里面涉及到的很多是理論方面的東西。所以首先,有必要對本書的脈絡進行一個梳理。

《鄉土中國》共有十四章。論述了中國鄉土社會中種種現象,根深蒂固的觀念與傳統,以及這些東西對于社會,人的反作用。

內容簡介:

費孝通認為中國社會從基層上看是鄉土性的。以土地為本的鄉土社會人口流動率極低,從而導致村落之間的孤立和隔膜,“鄉土社會在地方性的限制下成了生于斯,死于斯的社會”。人們在熟悉的環境中長大,代代相傳的社會習俗指導著他們的行為。在這種社會里語言足夠傳遞世代的經驗,“全部文化可以在親子之間傳授無缺”。據此,費孝通指出文字下鄉的困難在于鄉土社會的人們沒有用字幫助他們社會生活的需要,提出治愚的根本在于中國社會鄉土性的基層發生變化。費孝通還從群己關系上將中西方的社會結構進行對比,認為西方社會是一種團體格局,團體界限明確,團體成員對于團體的關系是相同的;而鄉土中國社會結構則是一種差序格局,他說:“以己為中心,象石子一般投入水中……而是象水的波紋一樣一圈圈推出去,愈推愈遠,也愈推愈薄”。這種差序格局以“自我”為中心,富于伸縮性,群與己,公與私的界限都變得十分模糊。在此費孝通把中國人的“私”心放在這種格局下進行討論,“中國傳統社會里一個人為了自己可以犧牲家,為了家可以犧牲黨,為了黨可以犧牲天下。”正是因為這種差序格局是一個“一根根私人聯系所構成的網絡,因而鄉土社會也就沒有超乎私人關系的團體道德觀念”,“中國的法律和道德,都因之看所施的對象和自己的關系而加以程度上的伸縮”。普遍性關系的確立,正是現代社會異于傳統社會重要標志之一。

根據以上提出的概念和簡單的結構分析,費孝通又具體分析了中國鄉土社會的基本社群“家”。他認為作為一個事業組織的家,其大小依事業大小而定,其主軸是父子之間而非夫婦之間,在家內紀律排斥私情的寬容。鄉土社會為維持秩序而在男女之間不強調感情,而強調合作,男女有別的界限使中國傳統的感情定向偏于同姓方面去發展,同姓組合使家庭的團結不易鞏固,于是以同姓為主,異姓為輔的家族便代替了家庭而成為鄉土社會的基本社群。費孝通認為,鄉土社會的秩序是靠“禮”來維持的,禮是經教化過程而成為主動性的服膺于傳統的習慣,只要傳統可以有效地應付生活問題,禮治社會便不需法律來維持秩序,無訟是鄉土社會的特色。費孝通特別指出,中國正處在鄉土社會的蛻變過程中,要使現代司法制度得以徹底推行,必須“在社會結構和思想觀念上先有一番改革”。

在分析鄉土社會秩序何以維持的基礎上,費孝通進一步剖析了鄉土社會的權力結構。他把權力劃分為四種類型,即社會沖突中發生的橫暴權力,社會合作中發生的同意權力,社會繼替中發生的長老權力和社會急劇變遷中發生的時勢權力。在鄉土社會中,既有不民主的橫暴權力,也有民主的同意權力,但這兩者均不構成權力結構的主導方面,因為前者受到農業生產力水平的限制,而后者又受到分工體系不發達的局限,因而鄉土社會“雖則名義上說是‘專制’的。‘獨裁’……在人民實際生活上看,是松馳和微弱的,是掛名的,是無為的”。鄉土社會中明顯地存在于一種既不同于橫暴權力又不同于同意權力的另一種權力,費孝通稱之曰“長老權力”,它是一種既非民主又異于不同主的專制。概而言之,鄉土社會是無為政治,長老統治。費孝通在分析鄉土社會的秩序的維持和結構的穩定的同時,并沒有忽視對其變遷的考察。他認為從鄉土社會向現代社會變遷過程體現在三個方面,即從血緣結合轉變到地緣結合;名與實的分離;從欲望到需要。血緣是身份社會的基礎,地緣卻是契約社會的基礎,因此他說:“從血緣結合轉變到地緣結合是社會性質的轉變,也是社會史上的一個大轉變。”而就長老權力下的鄉土社會來說,變遷往往采用“注釋”形式,即“維持長老的權力而注入變動的內容”,這就導致了名與實之間極大的分離,并且其距離隨變遷速率而增加。鄉土社會和現代社會重要區別之一還在于前者的人們是靠欲望行事,雖然這些欲望由于文化的陶冶而恰好符合人類的生存條件,而在現代社會,人們已經不是根據經驗,而是根據他們自己的需要,運用知識去計劃社會生活。費孝通認為“從欲望到需要是社會變遷中一個很重要的里程碑”。

 《鄉土中國》 目 錄

  一、鄉土本色

  二、論文字下鄉

  三、再論文字下鄉

  四、差序格局

  五、系維著私人的道德

  六、家族

  七、男女有別

  八、禮治秩序

  九、無訟

  十、無為政治

  十一、長老統治

  1

  《鄉土本色》篇。從基層上看去,中國社會是鄉土性的。直接靠農業來謀生的人,是黏著在土地上的。從人與空間的關系上來說,世代定居,也就是不流動,是常態;遷移,或者說是流動,是變態。從人在空間的分布關系上來說,是孤立和隔膜,人口的流動率小,社區間的交往也疏少。其孤立與隔膜,不是以個人為單位的,而是以住在一處的集團為單位的。原因如下:小農經營,住宅與農場不會距離過分地遠;水利等公共工程上合作的需要;安全防衛(人獸鬼)的需要;兄弟均等繼承的傳統,使人口在同一個地方一代一代地壘積起來。

  常態的生活是終老是鄉,人與人的關系上,成了一個熟人社會,一個在一起生長而發生的社會,一個有機的禮俗社會,存在一種有機的團結。這種熟悉是從時間里、多方面、經常的接觸中,所發生的親密感,之于人和之于物。這個定居社會和熟人社會,產生的生活方式,相對于流動社會和陌生人社會(一種為了完成一件任務而結合起來的社會,一種機械地團結的法理社會),無法匹配。

  2

  《文字下鄉》篇。在鄉土社會里不用文字,絕不能說是愚的表現。文字傳達的情意是不完全的,它是間接的說話,不能與當時當地的時局相配合,是個不太完善的工具。不僅文字如此,包括說話,(費孝通在文中把語言簡要地分為說話和文字),也都是不得已而采取的工具。語言是一個社群所有的相同經驗的一層上發生,群體越大,經驗的交集就越有限,語言也就越趨于簡單化。

  在這些共同語言之外,會因為個人間的需要,產生少數人間的特殊語言,所謂行話,所謂切口,在鄉土社會這個親密社群中,不僅有這種切口,還有更多的不需要聲音和文字參與的可用來作象征的原料,它們比語言更有效。所以在鄉土社會中,不但文字是多余的,連說話都不是傳達情意的惟一象征體系。

  3

  《再論文字下鄉篇》。鄉土社會是個面對面的社會,有話可以當面說明白,不必求助于文字。文字的產生,是因為人與人在傳遞信息的過程中,遇到了空間和時間的阻礙。時間的阻礙包括個人的今昔之隔和社會的世代之隔。論及今昔之隔,一個在鄉土社會中的人,所需記憶的范圍,本身很狹窄。至于世代之隔,由于鄉土社會是一個很安定的社會,人在熟人和熟地兒長大,他們個別的經驗,就等于世代的經驗,經驗無需要累積,只需要保存。在定型生活中長大的人,有著深入生理基礎的習慣,幫著他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工作節奏,在這種社會里,只靠說話,而不依賴于文字和書籍,是足夠傳遞世代間的經驗的。(中國的文字并不是在基層上發生的,最早的文字是廟堂性的。)

  4

  《差序格局》篇。這篇的討論對象,不限于鄉土社會,而是中國的文化傳統。西洋社會的格局,有如捆柴,是團體格局。中國的格局,有如石頭丟進水面泛起的漣漪,每個人都是他社會影響所推出的圈子的中心,是一個差序格局,倫的格局。每個人的網絡,都有個(自)己作中心,各個網絡的中心都不相同,網絡的范圍,依中心勢力的大小而定,富有伸縮性。

  團體格局之下,一是平等觀念,團內分子是平等的,個人不能侵犯大家的權利;二是憲法觀念,團體只能在個人愿意交出的一份權利上控制個人,團體不能抹煞個人。差序格局之下,只有以(自)己作為中心的主義,公和私是相對而言的,站在任何一圈里,向內看也可以說是公的。所以,費孝通說,中國傳統社會里,一個人為了自己可以犧牲家,為了家可以犧牲黨,為了黨可以犧牲國,為了國可以犧牲天下。這跟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在條理上是相同的,不同的只是內向和外向的路線,正面和反面的說法而已。注意,在這一點,西洋的國家也是如此,為了本國的利益,可以犧牲他國的利益。這是西洋團體格局下的群己界限的一個例外。

  5

  《系維著私人的道德》篇。道德觀念包括三部分,規范,信念和制裁。團體格局之下,道德的基本觀念建筑在團體和個人的關系之上,而且與基督教的宗教觀念相關,虔誠和信賴是其一,個人在神面前的平等和神對每個人的公正是其二。代理者是團體格局社會中一個基本的概念,代理者是神或團體意志的執行者,但不是上帝和團體本身。上帝和上帝的代理者牧師、國家和和國家的代理者政府的分別,是不容混淆的。《獨立宣言》有語,人類為了保障這些權利,所以才組織政府,政府的適當力量,須由受治者的同意中產生出來;假如任何政體有害于這些目標,人民即有改革或廢除任何政體之權。這些真理,我們認為是不證自明的。

  差序格局下的道德系統中,沒有一個不分差序的兼愛,也很不容易找到個人對于團體的道德要素。所有的價值標準也不能超脫于差序的人倫而存在,一切的普適標準,并不發生作用,一定要問清了,對象是誰,和自己什么關系之后,才能決定能拿出什么標準來。

  6

  《家族》篇。家庭是親子所組成的生育族群。在任何文化中,家庭這族群總是賦有生育之外的其他功能。在西洋,家庭是團體性的社群,有嚴格的團體界限,這個社群經營的事務很少,以生兒育女為主。在中國的鄉土社會中,家并沒有嚴格的團體界限,不限于親子,可以順著父系這一方面擴大,在結構上是一個氏族,它是一個事業組織,賦有政治、經濟、宗教等復雜的功能。家的大小依著事業的大小決定。在西洋家庭中,夫婦是主軸,共同經營生育事務,子女是配角。中國的家是個連綿延續的事業社群,它的主軸是在父子之間、婆媳之間,是縱的,夫婦成了配軸。講究效率的事業,排斥夫婦之間的私情。不光是性別,不同的年齡組之間,也保持著較大的距離,這是把生育之外的許多功能,拉入家庭社群中的結果。

  7

  《男女有別》篇。穩定社會關系的力量,不是感情,而是了解,即接受著同一的意義體系。鄉土社會中阻礙著共同生活的人充分了解的,卻是性別之分。但是浮士德式的、不以實用為目的、追求生活經驗(生命意義)的創造的戀愛精神,在鄉土社會中是不容存在的,因為鄉土社會不需要新的社會關系,更害怕舊的社會關系被破壞。男女關系必須有一種安排,使他們之間不發生激動性的感情。這便是男女有別的原則,即干脆認為男女之間不必求同,不必了解,在生活上加以隔離。在鄉土社會里,家族是以同性為主、異性為輔的單系組合,同性原則較異性原則更為重要。男女有別的界限,使中國傳統的感情定向,偏于同性方面去發展,同性戀和自戀程度發育得不淺。

  8

  《禮治秩序》篇。西洋是法治的社會。(法治是人依法而治,但并非沒有人的因素。)鄉土社會是個沒有法律(國家權力所維持的規則)的社會,是個禮治(人治)的社會。禮治社會并不是文質彬彬的。禮是社會公認的合式的行為規范。法律是靠國家權力來推行的,禮的維持則依靠傳統。傳統是社會所積累的經驗,文化也是一種傳統。在鄉土社會中,傳統的重要性和效力比現代社會更甚,依著做有福,不依照了,就會出毛病,人們對于傳統有敬畏感,禮的推行是從教化中養成了個人的敬畏之感,使人服膺,人服禮是主動的。禮治的可能性必須以傳統可以有效地應付生活問題為前提。

  9

  《無訟》篇。在鄉土社會中,訟師(刀筆吏,現代的律師)是沒有地位的。負責地方秩序的父母官,維持禮治秩序的理想手段是教化,而不是折獄。鄉村里的調解,其實是一種教育過程。維持禮治的力量,不在身外的權力,而在于身內的良心,所以禮治秩序更注重修身,注重克己。在中國傳統的差序格局之下,原本不承認有可以施行于一切人的統一規則,而現行法卻是采用個體平等主義的。法官并不考慮道德問題、倫理觀念,他并不在教化人,而是在厘定權利,很多時候,訴訟目的是獲得以后可以遵守的規則。現行的司法制度,破壞了原有的禮治秩序,但并不能有效地建立起法治秩序。

  10

  《無為政治》篇。有一種權力叫橫暴權力,權力是沖突過程的持續,是統治者的工具,存在于階級斗爭中。橫暴權力存在著誘人的經濟利益,甲團體(階級、民族、國家)想用權力來統治乙團體(階級、民族、國家)以謀利。其存在的前提是,乙團體的生產多于消費。鄉土社會中,橫暴權力的基礎不足,因為農業的剩余隨著人口的增加而分攤。另有一種權力叫同意權力,它的基礎是社會契約,是同意,社會分工越復雜,這權力的范圍也就越擴大。但在鄉土社會中,自給自足,分工有限。所以,鄉土社會的權力結構,名義上是專制和獨裁,但從人民的實際生活來看,卻是松弛和微弱的,是無為而治的。

  11

  《長老統治》篇。鄉土社會第三種特別的權力結構,不是橫暴權力式的,也不是同意權力式的,它是發生于社會繼替(代際更替)的過程中,是教化性的權力,是爸爸式的,即長老權力。人生如逆旅,總得接受一番教化,使他能在眾多規律之下,隨心所欲而不碰壁。不過,被教化者并沒有選擇的機會,他要學習的那一套,我們稱作文化的,是先于他而存在的。(文化先于存在)教化他們的人是不的,但說是橫暴卻又不盡然,總之,教化過程是代替社會去陶煉出合乎一定的文化方式中、過群體生活的分子。教化性的權力在親子關系里表現得最明顯,但不限于親子關系。凡是文化性的,不是政治性的強制,都包含這種權力。儒家很想形成一個建筑在教化權力上的王者,他們從沒有熱心于橫暴權力所維持的秩序。教化權力擴大到成人之間的關系,必須得假定有個穩定的文化,長幼原則的重要也表示了教化權力的重要。

  12

  《血緣和地緣》篇。血緣是指人和人的權利與義務,是根據親屬關系來決定的。血緣決定的社會地位,不容個人選擇。血緣是穩定的力量,穩定的社會中,地緣不過是血緣的投影,籍貫也只是血緣的空間投影。寄居于社區的邊緣人物,常常得不到一個普通公民的權利,不被人信托。親密的血緣關系限制著若干社會活動,最主要是沖突和競爭。親密社群的團結性就依賴于各分子間,都相互拖欠著未了的人情;競爭性的商業是不能存在的,他們的交易是以人情來維持的,是相互饋贈。地緣是從商業里發展出來的社會關系,是契約基礎的社會,理性支配著人們的活動,此為鄉土社會所缺失。

  13

  《名實的分離》篇。橫暴權力、同意權力和長老權力之外,另有第四種權力,它發生在激烈的社會變遷過程中。社會變遷發生在舊的社會結構不能應付新環境的時候,即它已不能答復人的需要。社會變動慢,長老權力就很有勢力,變得快,長老權力隨之縮小。新舊交替期,容易產生文化英雄,他們提出想法獲得信任,時勢造權力,費孝通管它叫時勢權力。時勢權力在安定的社會中最不發達,如果社會變遷的速率足夠地慢,與世代交替的速率相等,代際之間不發生沖突,傳統漸變,還是可以保持長老的權力。長老權力建立在教化作用上的,不容忍反對。反對被時間沖淡,成為注解,它維持長老的形式,而注入變動的內容,于是引起名實分離,虛偽成為無可避免而且是必需的,名實之間的距離跟著社會變遷速率而增加。

  14

  《從欲望到需要》篇。在鄉土社會中,人可以靠欲望來行事,而在現代社會中,欲望并不能作為人們行為的指導了,發生需要,因之有計劃,從欲望到需要是社會變遷中一個很重要的里程碑。在鄉土社會中,個人的欲望是合于人類生存條件的。欲望是文化事實。在鄉土社會中,欲望經了文化的陶冶可以作為行為的指導,結果是印合于生存的條件,但是這種印合不是自覺的、計劃的。社會變動的快,原來的文化并不能有效地帶來生活上的滿足時,人類不能不推求行為和目的之間的關系了。這是理性的時代,知識成為時勢權力

一、中國社會的鄉土性

作者在第一章《鄉土本色》開篇一句就是“從基層上看,中國社會是鄉土性的”,由此定下了本書的核心論斷。以后的內容,無不是圍繞著中國社會的“鄉土性”這一特征來講的。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中國傳統社會,農業占主導地位,農業的發展需要土地,所以人口就以土地為中心而聚集。而土地是不可能移動的。由此,就決定了鄉土社會里,人口的流動必然是不頻繁的。進一步說,依靠農業生存的人們是粘著在土地上的,因此鄉土社會就具有穩定性。中國傳統的農業社會,不像美國,實行的是機械化管理,精耕細作、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占據著主導地位。這樣,就決定了傳統的鄉土社會,又具有相對的獨立性。每家每戶都能夠自給自足,商品的交換與買賣就顯得多余了。所以,在后面的內容里,作者依據鄉土社會穩定性與獨立性的特點,進一步論證得出,商業在傳統的農業社會,難以得到充分發展。

鄉土社會的穩定性與獨立性,其顯著表現形式之一,就是,生活在這個圈子里的人,互相都是熟悉的。一個家里有個什么婚喪嫁娶啊之類的,左鄰右舍都是知道的,要做人情的。與此同時,生活在這個圈子里的人,他們對于自己生活的環境也是熟悉的。而隨著現代文明的發展和對鄉土社會的沖擊,原先生活在鄉土社會里的人有些會離開自己所熟知的鄉土社會,進入到城市生活當中,因為他們對于城市環境的不熟悉,也許會做出很多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于是,進城的人們,就會被譏笑為“土氣”,是“鄉下人”。

作者在第二章《文字下鄉》和《再論文字下鄉》中,從鄉土社會的層面來批駁推行“文字下鄉”的人所持的認為鄉下人不識字是因為“愚”的觀點,進而根據第一章所述的生活在鄉土社會里的人,對于他們生活圈子里的人和事都是熟悉的這樣一個論斷,推導得到,在鄉土社會里,很多時候,文字的使用有其局限性。我個人看來,《文字下鄉》和《再論文字下鄉》這兩章與后面的內容聯系并不十分密切。也許是作者插進去講的一個關于鄉土文化推廣層面的個人抒懷。

二、鄉土社會的人際關系和社會結構

很多人認為,費先生在《鄉土中國》一書中一個新的概念——“差序格局”的提出,是一大創舉,是對中國傳統人倫關系的一種精妙的概括。作者在《差序格局》一章中,將中西方社會進行了對比。他將西洋社會的類型稱為“團體格局”,若干人組成一個個團體,就像一捆捆扎起來的木柴;將中國鄉土社會的類型稱為“差序格局”,每個人都以自己為中心,像一個水波紋一樣,按親疏遠近向外擴開一圈圈的社會圈子。這種差序格局中的個人與他人之間的社會關系,不像團體中的分子那樣大家立在一個平面上,而是像水的波紋一樣,一圈圈推出去,愈推愈遠,愈推愈薄。作者把社會關系的這種一輪輪波紋之間的差序稱為人

倫。中國人講究人倫——君臣、父子、夫婦、長幼……講的是一種差等關系,這種種差等關系各自有它們應該遵守的規則。在這種差序格局里,個人與他人的交往便是以“人倫”為基礎的。當個人以自己為中心,“推己及人”,形成一圈圈的社會圈子時,這圈子是可大可小具有伸展性的。人們往往根據其實際需要而相應擴大或縮小其圈子的范圍。正因如此,在中國的鄉土社會中,家的概念是模糊的,小的時候父母子女是一個家,大的時候可以囊括伯叔等,甚至大至整個家族。但是無論這圈子如何伸展收縮都只局限于父系一方的范圍內,這是中國傳統父系社會的特點。

將焦點從人際關系轉向社會群體上,我們會發現在中國的鄉土社會中,家族是一個很顯耀的社群,在鄉土社會中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家族從結構上包括家庭,最小的家庭也可以等于家族。它不但承擔生育的功能,而且也擔負著政治、經濟、宗教等其它社會功能。

三、鄉土社會的秩序維持

鄉土社會秩序的維持和現代社會秩序的維持是不相同的。鄉土社會是一個“禮治”的社會,這里的禮,并非所謂的“文明”,“慈善”,“善良”等等,而是社會公認合式的行為規范。合于禮就是說這些行為是對的。而在鄉土社會里,這些禮是怎么來的呢?我們可以認為是經過一代一代的傳承而遺留下來的,人們已經慣于遵守的并被認為是對的一些傳統。禮的推行并不依靠暴力和權力而是依靠教化。禮治的可能必須以傳統可以有效地應付生活問題為前提,因此,在一個變遷的社會里,傳統的效力是無法保證的。而作者一開始就已經說了,鄉土社會相對來說是靜止的,變遷很慢,這也就為禮治提供了存在的溫床,并且生生不息。

鄉土社會自有自身的一套禮治秩序。長期的教化把外在的規則轉化為了人們內在的習慣,人們遇到問題,習慣于從傳統道德中尋求解決的途徑,而非是法律。而在傳統鄉土社會里,人們是本能地抗拒打官司,以法律途徑來解決問題的。這在我們看來,似乎是不可理喻的,甚至會認為鄉土社會里的人簡直是野蠻,抗拒現代文明。但是,作者在這里給我們闡釋了這樣一種“無訟”的觀念存在的合理性。在鄉土社會里,必有一些人和事不容于傳統道德,但是隨著新的司法制度的推行下鄉,這些本來不容于鄉土倫理的人和事卻從此找到了一種新的保障,他們可以不服于鄉間的調節而訴諸于法律。這個時候,法律制度就成了包庇這些敗類的保護傘了,這與鄉土社會是格格不入的。最后,作者的結論是,要推行司法下鄉,務必要使民眾做好思想和心理上的接受與準備。

四、鄉土社會的政治結構與政治權力

在《無為政治》,《長老統治》,《名實分離》和《從欲望到需要》這四章中,作者向我們介紹了四種權力類型,它們分別是橫暴權力,同意權力,長老權力和時勢權力。橫暴權力,也就是人們通常所說的“專制,”“獨裁”等,它體現的是權力的壓迫強制性。這里,我們可以將傳統社會里的皇權理解為是橫暴權力的一個表現形式。而同意權力,我們不妨認為它體現了權力的妥協性。從社會分工的層面上來說,人們共有著應有的權力和應盡的義務,但是,別人的權力對于我來說就是應盡的義務。這就存在著矛盾。而社會的存在和發展,社會分工的平衡必須得以維系下去,就要有權力做保障,同意權力就是人與人之間為了維系社會分工的平衡所做出的相互妥協。中國的鄉土社會并非是一個富于抵抗性的組織,于是就容易成為皇權的發祥地;另一方面來說,橫暴權力的發生需要經濟基礎,而農業的帝國是虛弱的,沒有辦法為皇權的繼續發展提供相應的經濟基礎。似乎這個時候,就應該是同意權力發生作用

的時候了,但是,同意權力是在社會分工越發達的情況下才會越擴大,而傳統的鄉土社會是自給自足的,社會分工并不發達。于是,傳統社會的統治者們為了皇權的維持,在天高皇帝遠的鄉土社會里,采取了“無為政治”的統治法方法。這里所說的“無為政治”,是對于統治者而言的,在鄉土社會內部,人們認為這是長老統治。這里就涉及到了第三種權力——長老權力。長老權力,我們也可稱之為是教化權力,顧名思義,它是通過教化人們而得以實現對鄉土社會的統治的。這里就和我們前面所說的鄉土社會的禮治秩序發生了聯系。長老往往由年齡長的人來擔任。因為在鄉土社會中,年輕人是循著年長人的足跡一步步地向前走的,他們在生活中遇到的問題最可行的辦法是詢問年長的人。年長的人在詮釋傳統,在教化晚輩方面具有無可非議的資格和權力。而平時生活中產生的一些糾紛,一般也是由長老作為權威的評判者。德高望重的長老們,就是禮的象征,是正確的行為范式,是道德標準。鄉土社會注重禮治,注重傳統,相對穩定,變遷不快,這也為長老權力的存在和發展提供條件。

第四種權力,時勢權力,這是在社會變遷較快,傳統難以適應社會變遷時產生的一種類型,鄉土社會變遷十分緩慢,時勢權力在中國的鄉土社會中并不是那么顯眼。

五、關于《血緣與地緣》一章的一些理解與思考

費先生在這一章里,闡述了血緣社會的實質以及血緣社會與地緣社會的關系和區別,最后指出,隨著社會的發展,血緣結合到地緣結合的轉變是社會性質的轉變,也是社會歷史的轉變。

鄉土社會因為它的相對靜止性,因此,極易因為血緣結合而形成血緣社會。實際上,這二者是相輔相成的。一方面,鄉土社會的經濟基礎——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造就了它的相對獨立性和靜止性,或者,我們可以說是穩定性;另一方面,血緣結合加固了這種穩定性。而作者對于地緣的解釋,雖在文中沒有明確指出,我的理解是,鄉土社會盡管穩定,但還是會流動的,人口會增長,而土地不見得會增長,于是,人口就發生了遷移——為了尋求可供開墾的更多的土地。這些人群遷移到另一個地方,與其它的一些原本陌生的,從別的地方遷移來的人住在一塊,從陌生到熟悉,于是,就形成了地緣結合。就好像現在的“唐人街”一樣。但是,作者指出,在穩定的社會中,地緣實際上不過是血緣的投影,因為穩定的社會鮮少有人口的流動。這些人因為血緣結合,然后又形成了地緣結合。再說道上面我舉的“唐人街”的例子。實際上,雖然對于唐人街里的人們來說,他們沒有實質上的學院關系,原先也是互不認識的,但是,在更深層次地推進之后,他們都是炎黃子孫,身上留著華夏民族的血液。從這個層面上來講,地緣不過是血緣的延伸。

關于血緣與地緣的分離,這在中國的鄉土社會中,是相當困難的。外地人總會多多少少受到本地宗族人的排擠,這是很常見的事情。

作者在這一章里還講到里關于鄉土社會里商業的發展問題。因為傳統的鄉土社會主要是依賴于血緣關系而結合的,所以相互之間,一般都是熟悉的。中國有句老話叫“親兄弟還明算賬。”話雖說得輕松,但實際上是很難講得清的,這其中涉及到血緣、親情、人倫道德等諸多方面。而鄉土社會里的交易是以人情來維持的,是相互饋贈的方式。比如我表姐上大學的時候,我媽媽包了一個紅包給她,而等到我上大學時,我姑姑也包了一個紅包給我。這樣的交易很具有局限性,普通的情形就是在血緣之外建立商業基礎。對于我來說,你是毫無血緣關系的陌生人,這樣,我們之間的貿易往來就會顯得輕松簡單許多,沒有了人情的負累,帳也很好算清。而我們說,鄉土社會的變遷不快,外鄉人想要融入一個鄉土社會中也不容易,人跟人之間都相互熟知,這樣的環境下,商業的發展緩慢也就不足為奇了。

費孝通先生自己說:“這里講的鄉土中國,并不是具體的中國社會的素描,而是包含在具體的中國基層傳統社會里的一種特具的體系,支配著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搞清楚我所

謂鄉土社會這個概念,就可以幫助我們去理解具體的中國社會。”《鄉土中國》一書,實在是我們了解和研究中國社會的經濟、文化的必讀之作。 

侯曉旭


·語文課件下載
·語文視頻下載
·語文試題下載

·語文備課中心




下載本資料word文檔
(可直接打印)


點此察看與本文相關的其它文章』『相關課件』『相關教學視頻|音像素材


上一篇】【下一篇教師投稿
本站管理員:尹瑞文 微信:13958889955
国产网红主播精品视频,国产最新进精品视频,国产网红主播精品视频